昆明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建筑科技

中国成世界建筑舞台

来源: 2018年07月26日

中国成世界建筑舞台

2007年7月10日,英国《泰晤士报》评选出了世界十大在建建筑。中国北京有三大建筑入选,其中鸟巢中国北京2008年奥运会主体育场位居榜首,北京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位居第三、中国中央电视台新址位居第八。

其他上榜建筑还包括了埃及吉萨大埃及博物馆、阿联酋迪拜布吉大楼、耶路撒冷的西蒙-维森塔尔宽容博物馆、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扩建工程、罗马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maxxi、伦敦主教门大厦、纽约世贸中心重建工程。

第一次横向比较

此次上榜建筑中有四大建筑属于博物馆建筑,中国北京有三大建筑当选,并且建筑类型比其他国家丰富,分别为体育馆建筑、机场建筑、媒体建筑。

以前国际媒体喜欢用奇迹、不可思议等词汇来描述中国现在的建筑状态,这是第一次把中国的这些建筑在国际建筑界做了一个横向比较。现在这张榜单上出现三大中国建筑,而且都在北京,说明中国的确是站在世界建筑舞台的中央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周榕说。

就此采访了国内多位建筑专家,他们普遍认为,作为英国老牌媒体发布的榜单,是比较权威的,但是更注重性、影响力和吸引眼球,而非专业性。

因为不是专业类建筑媒体发布的榜单,所以不是从纯专业角度评选出来的。由于都是在建的建筑,都还未真正使用,这个时候上榜的建筑,未来好不好用现在还是未知数

中国成世界建筑舞台

。一位专家说。

诸多国内专家认为鸟巢算得上是当今世界上最好的新建筑之一。不管是规模、影响力,还是对建筑学的贡献,鸟巢名列榜单第一,都是名副其实的。

鸟巢有震撼力

尽管周围还是建筑工地,鸟巢中国北京2008奥运主体育场,已经完全屹立在北京北四环边上,鸟巢目前正在装修开幕式的场地部分,周围的基座结构、场内广告牌刚安装好,可以容纳十万人的看台有起有伏,现在大厅还没有开始安装坐椅,预计2008年3月底完工。

建筑评论家方振宁表示,最近有机会去参观了鸟巢,还是觉得非常有震撼力的,现在指挥台部分正在安装。站在鸟巢边上,有非常想进去看个究竟的欲望。而站在鸟巢旁边的水立方,就没有这种震撼力,觉得这个建筑的细部就做得不是很好。水立方的充气结构非常有想象力,但需要在阳光非常充足的情况下,才会有立体感。现在有些评论甚至认为这像个临时建筑。

这种判断也贴近普通民众的感受,曾经多次坐在四环的公交车上看这两个建筑,看到鸟巢的乘客无一例外都会对鸟巢发出惊叹,而对水立方反映平常。

《泰晤士报》形容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像个大帐篷,质疑比鸟巢造价更贵的北京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,就像电影星际大战的丑八怪;形容鸟巢具有利亚山谷特色,绝对称得上是美观大方,主场馆防水透光,用钢量减半,强调绿色奥运,却质疑馆里的厕所不知道够不够用。《泰晤士报》指出鸟巢测试了大量最新技术,一切努力均是为了实现将表皮和建构融为一体的新建筑梦想。

入选榜单的建筑全部都是国际一流建筑师设计的,扎哈哈迪德、赫尔佐格和德梅隆、弗兰克盖里等等。诺曼福斯特设计的北京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采用了机场建筑的最新理念,内部使用了小火车,登机号指示位置高度降到了一半,旅客一进去就能看到所有登机口;扎哈哈迪德的当选也没有疑义,她得的奖会越来越多。由她设计的罗马国立当代艺术博物馆,很像一座曲折繁杂的迷宫;不过世贸中心曾经是一个时代的标志,重建方案不像原来那么高层集中,怎么建也不会超过原来了,视觉效果就不如以前了。方振宁说。

虽然北京有三大建筑上榜,但是中国的设计水平离世界水平还有相当大的距离,中国不能自满。方振宁指出。

中国有三大建筑入选榜单,却没有中国籍建筑师设计的建筑。

周榕认为:这对中国建筑师来讲,会比较有压力。但是这个过程中,中国建筑师参与了这些建筑的设计和建设,第一次和世界一流建筑师如此近距离接触,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成长机会,能够学到很多先进的经验。

中国合作方和配合的中方建筑师都是应法律要求,大多采用中国当地的材料,这也是对国家本土产业的支持,当然中国建筑师、中国建设方都得到了训练。方振宁说。

这个十年属于中国

如果北京申请到的是2000年奥运,中国就拿不出这种世界水平的奥运场馆建筑,周榕表示,可以回顾一下,1998年中国国家大剧院的竞赛中,就没有吸引到很多世界水平的建筑师。

世界经济格局在发生变化,明星建筑也在发生转移。仔细看一下榜单的国家分布,除了中国三大建筑,其它有三大分布在埃及吉萨、阿联酋迪拜、耶路撒冷,还有两大在罗马和纽约。

《泰晤士报》照顾到了自己的国家,有两个上榜建筑是伦敦的,但是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扩建工程,是旧的发电厂改造的,不属于奇观建筑。周榕表示,十大建筑不只是体现在体量上,建筑不仅占据物理空间,也包括注意力空间、影响力空间。

如同北京的奥运建筑狂潮,夺得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后,英国又出现了一股建筑热,但这只是世界建筑冰山一角,世界很多地方都曾经出现过建筑热。迪拜、北京、阿布扎比、上海、莫斯科都希望在世界建筑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。

《泰晤士报》此次评选的榜单意在纪念这股建筑狂潮。榜单指出,这些建筑工程都让人过目不忘,多数规模庞大,有些称得上是建筑奇迹,当然也颇有争议,而且这些建筑都将改变建筑史乃至世界建筑面貌。《泰晤士报》指出,阿联酋拥有世界上升速度最快的电梯时速达到64公里以及世界上最高的人工建筑,阿联酋一定会拥有地球上最丑陋的摩天大楼。

从榜单看,从性、影响力的角度,这些建筑都可以算得上是大建筑,但不一定是好的。三大中国建筑进入榜单,反映了中国的经济实力,大建筑的出现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反映,这跟国力相关,国力昌盛的时候就会大兴土木,也会出现大建筑,法国大革命时期就出现了很多大建筑。日本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出现了很多大建筑,之后逐渐减少。而现在的榜单上根本没有东京、柏林、巴黎这些城市,甚至没有太多发达国家的。周榕表示,可以看出明星建筑在向第三世界国家转移,北京一个城市就有三大建筑当选,占了3/10的比例,说明北京当仁不让地站在世界舞台中央。这个十年是属于中国的。

(:毛文月)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