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建筑科技

国内大拆大建现象透析一些城市急躁冒进罔顾

来源: 2018年11月23日

国内大拆大建现象透析 一些城市急躁冒进罔顾民声

上万个工地同时开工;每平方公里投资近亿元;在改变城市面貌的同时,满目水泥森林近年来,一些城市兴起大规模快速度建设热潮,也带来了交通受阻、环境污染、生活不便,引发群众不解、质疑甚至反感。

当前,快速城市化过程中,如何考量公众承受力、环境承载力及财政支撑力,成为政府及社会密切关注的焦点。

大开挖让群众闹心不已

最近一段时间,南京大锏银巷66号的业主们闹心不已,原计划6月底完成的小区雨污分流工程,快半年了还在施工。南京2010年起实施的这一工程,计划在200多平方公里全面施工,投资183亿元。

今年1-8月

国内大拆大建现象透析一些城市急躁冒进罔顾

,南京市环境污染举报中心接到的市民投诉达到1.6万件次,约占全省投诉总量的1/3。南京市玄武区人大代表彭雯静说:开了挖、挖了开。现在来看,这个好事并没做好。

武汉市城建委表示,由于前些年城建基本停滞,近两年为弥补历史旧账,建设项目较多,2013年全市工地数量达11012个,部分区域每平方公里高达2个。武汉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反映,有的城建项目不分昼夜施工,影响出行和生活,晚上睡不好觉,觉得路堵心更堵。

一批短命建筑背后也有政府大拆大建的影子。上世纪云南第一高楼昆明市老工人文化宫已于今年9月爆破拆除,寿命不到30年。沈阳五里河体育场、浙江大学湖滨校区3号楼、辽宁科技馆等也因为种种需要而短命。

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也指出,城市更新改造基本上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,致使许多积淀丰富人文信息的历史街区被拆除,对原有形成的城市特色、历史文脉保护不够,缺乏对自然山水环境的尊重。

其实,全国不少城市存在规模大、周期长、影响广的大拆大建现象。据国家发改委课题组调查显示,12个省会城市平均每个城市要建4.6个新城新区。一些城市定位过高、速度过快、用力过猛。

民生、财政、环境多重透支城市建设直面三大拷问

当前,我国大部分城市与欧美城市相比,还比较落后,城市面貌及基层设施亟待改观。但若大规模城市建设过于激进,出现过度透支,还须警醒来自民生、财力及环境的拷问。

大拆大建需要巨量资金投入,短期内累积形成高额债务,近期频频引发关注。根据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,该市三年城建投资总额超过2000亿元,相当于全市每人2万多元。

另一方面,为弥补建设资金,地方政府更加依赖于土地财政。武汉市财政局数据显示,2012年土地出让收入352亿多元,今年预算为426亿多元。而今年仅前三季度,土地出让价款就已达493亿元,同比增长63%。

审计署公布的审计结果显示,2012年底,4个省本级、17个省会城市以土地出让收入为偿债来源的债务需偿还本息2315亿元,为当年可支配土地出让收入的1.25倍。

城市建设要算的不仅是经济账,还有环境成本、民生成本,甚至拆迁等引发的社会成本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正中认为,这些成本要么交给下一任解决,要么由百姓承受,这为城市健康发展留下巨大包袱和隐患。

实际上,在9月底南京市委民主生活会上,该市常委会班子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时曾表示,有的城市建设项目摊子铺得太大、战线拉得太长,对资源环境承载能力、工程投入承担能力和基层群众承受能力缺乏科学统筹。

南京市政协委员马健说,城市建设既要防止沦为政府的政绩之利、工程方的营收之利,甚至个别人的腐败之利,还须警惕资源浪费与环境破坏。

摒弃长官意志体现民意分量

大拆大建的背后,透视出一些城市出现脱离实际、急躁冒进、罔顾民声等问题,应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。专家指出,城市建设必须尊重实际、尊重民意,要科学把握改革、发展和稳定的关系。否则,建设的大手笔容易变成大败笔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