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建筑结构

毕业三月跑三城市跳三单位

来源: 2018年08月13日

毕业三月跑三城市“跳”三单位

杨洋,这个武汉某大学学硕士生在走入社会的三个月里,已经连跳三个单位,穿行三个城市,换了三份工作。毕业后3年的转换工作合理跳槽期,正被大量的三月之痒所替代。有人说这是80后的集体浮躁症,有人说是经济宽裕的家庭纵容了他们,有人说这是企业注重工作经历的误导。

嫌发展空间小扔了铁饭碗

其实我也不是不安分想到处跑,觉得工作要么就求稳定长久,追求生活安逸,要么就轰轰烈烈,干出一点成绩。两样都没有,我只能继续寻找。2006年7月毕业的西南大学法学系本科生杨玮,上岗才半个月就扔掉了自己的铁饭碗,背井离乡,奔忙在各个求职市场。

虽然全家人都极力反对他辞掉甘肃省某地质局工作,但杨玮一脸的不屑。在这个部门工作没有达到我期望的任何一点要求:首先,单位有严重的超编现象,面临事业单位改制,可能呆不长久;其次收入太低,1个月才1000多元。第三,我的专业是城市规划和土地经济方面的,他们是工程地质,完全不着边,我只能做相关法律的科员工作,更没前途。

杨玮告诉当时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,家人都不知道。他跟单位打了个招呼,就跑到了南京、杭州。要么是专业不对口,要么是待遇不好,最后他辗转到了上海,前前后后已经花掉了3000多元。

对于这一番周折,他说起来神色还是有点黯淡:出来的时候就想着离开那个地方,以为要求低一点找工作应当不成问题,但是现在看来我的要求还是太高了要低到业务员才成。

和当初的义无反顾相比,这几个月的颠沛流离给了他不少挫败感,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,从毕业到现在一直靠家人资助,觉得很对不起家人,现在只能自己节约一点,尽量少花家里的钱。

无论如何,杨玮对自己的未来还是很有信心:我的目标是找一个能长久的工作,这样我才能发挥自己的特长。只是,这个目标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能实现,他也不知道。

毕业三个月跳了三个单位

在毕业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内,杨洋已经一路从武汉来到重庆,又来到广州。

辞掉第一份工作,我一点都不后悔,虽然那个杂志社名声很响,但是里面的氛围太糟糕,阅读群体很狭窄,也很低端。每天想一些离奇的故事,实在折磨人。我主要做的工作,没有写手资源,虽然稿费很高,但压力很大。而且杂志社内部管理相当混乱,周围的同事素质也不高。她说自己从杂志社走出来的时候如获大赦。

后来《重庆晚报》招人,杨洋和班上另外一个同学跑到重庆去考,过五关、斩六将,才血拼出来。我被分到跑社区,每天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才到那个地方,没有固定的通讯员,每天在街边找料太累,工作这么久一直很郁闷。另外一个同学是做文化的,轻松很多,这又让她有些失衡。离开重庆似乎成了她唯一的选择。

得到广州这边录取的消息,杨洋连自己的档案都没有取,头也不回地来了。她现在一家媒体的市场部工作。虽然朋友都替她惋惜,但她说:在这个都市,我对未来充满信心,毕竟还年轻嘛!

各有理由为了恋人家人

我是为了迁就男朋友才一路从荆州跟到了广州。去年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的邹艳一脸甜蜜。毕业后,她在湖北荆州的一个汽车零配件公司上班,因为男朋友在广州工作,所以一直没有安下心来。

觉得两个人还是在一起比较好,于是辞工来到广东,在肇庆找到一家小台资企业,做得还算很开心,老板也很器重我。这是邹艳频繁跳槽的开始。

两个人总算近一些,后来发现这样还是不行,每个周末来回路上就要消耗四个小时,觉得很累。最后,狠下心又把工作辞了。

接下来,两个人的周末都是在南方人才市场度过的。今年邹艳终于在广州数控有限公司谋到了一份职业。

系硕士陈林频繁跳槽是为了家人。今年毕业后在杭州一家媒体才上了一个多月班的陈林,毅然放弃了通过层层选拔才得来的工作,回到了武汉。

她现在在长江出版集团上班,我是一个比较恋家的人,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,在外面工作他们不放心,我也不放心他们,毕竟父母年纪大了。

跳槽大学生催生求职旅社

黄金十一月拉开了2007年的求职大幕,除了07届高校毕业生,求职大军中不乏同样孜孜不倦的杨洋们。国家发改委的报告显示,2006年全国高校毕业生总数达到413万人,其中有六成(约250万)未找到工作,找到工作的大学生中由于各种原因有近70%(约117万)会在一年内有一次以上的工作变动。这群人在求职市场中已经占到三分之一。

工作甫定,收入未稳定,却频繁跳槽。这样的颠簸是需要成本的。转战全国各大城市频繁跳槽的大学生,催生了今年8月份开业的求职旅社。这家旅社的入住条件非常苛刻顾客只限大学生,入住时必须出示大学毕业证书。这种奇特的旅社在北京和上海一开就是三家,生意越来越火。它的老板文元庆说这是目前国内第一家大学生求职旅社。

上下铺,20元一晚,平价的旅社有点类似大学宿舍,他们风尘仆仆,从全国各地辗转赶来,有找到工作的,也有没找到工作的,年纪最大的有40多岁。文元庆坦言每天都忙不过来,当初开这家店的时候只是想着很多学生没有找到工作,在大城市人生地不熟,他们最需要的是一种安全感,而我这个店比较规范,恰恰可以满足学生们的要求。店员和入住的人不复杂。没想到,生意会这么好。 文元庆说,下一步打算向全国发展

毕业三月跑三城市跳三单位

。广州和深圳都是一个人才流动量很大的地方,市场空间也很大。我们打算在广州和深圳开十多家连锁店。目前和广州的七八家店面已经谈好,顺利的话,最快一家今年年底就开始营业了,选址在大学生聚集的天河区里。

(毛文月)

随机文章